您当前位置: 里目网 >> 文化>> 广东诗坛“儒侠”温远辉逝世,这一次他“驶向祖先的花园”了 >> 文章内容
广东诗坛“儒侠”温远辉逝世,这一次他“驶向祖先的花园”了
发布日期:  2019-10-22 22:35:56 

著名诗人、评论家慧远于9月20日晚10点在广州逝世。告别仪式定于九月二十六日(星期四)下午三时在广州殡仪馆鹤馆举行。

温慧远,1963年生于海南,祖籍广东省普宁市。毕业于华南师范大学中文系,先后在华南师范大学、广东作家协会、羊城晚报传媒集团有限公司任职,先后担任《作品》杂志的编辑、副总编辑和副总编辑。广东省作家协会党组成员、副主席兼秘书长、办公室主任、诗歌创作委员会主任、中西诗歌执行编辑。

温慧远是国家茅盾文学奖和鲁迅文学奖的评委。文学创作的第一层次。他是诗集《善良与悲伤》、书评集《他周围的文学批评》、散文集《写作瞬间》和长篇报告文学的作者。曾获广东省鲁迅文艺奖(文学类)、第三届广东文学评论奖、小说月报编辑第十一届百花奖、广东“五个一”工程优秀作品奖。

得知他逝世的消息后,诗人和广东文坛向温慧远先生表示哀悼。

广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姜淑卓:

温慧远是一位才华横溢的诗人,充满了敏感和热情。他的诗歌表达了他对生活和世界的热爱以及他的诗歌创作,给人们带来了如听第一首小夜曲这样的审美享受。

他热情并愿意做出贡献。他曾担任广东省作家协会秘书长。凭借专业知识和诗歌批评,他在广东培养了一批年轻诗人,为广东文学创作做出了重要贡献。很遗憾他英年早逝。

李邵军,《诗歌杂志》主编;

慧远是一位优秀的诗歌评论家和诗人。他在促进广东诗歌发展方面做了大量工作,并参与编辑了许多诗歌刊物和选集。他待人热情,有老大哥的风格。广东的许多年轻诗人都得到了他的支持,可以说是岭南诗歌的领袖之一。他的去世无疑是岭南诗歌的一大损失。

《作品》杂志总裁杨可:

在国外,天不亮,听到这个消息我感到很难过。

慧远是20世纪80年代为诗歌创作和诗歌研究做出贡献的诗人。20世纪90年代,我建议他从语文老师那里转学“作品”。我们一起编辑了许多书,包括《广东青年诗人选集》和《中国新诗年鉴》。

他勤奋、勤奋、温柔,为诗歌做了很多事情。20世纪80年代末,他对新诗发展的敏感和新的视角给了年轻诗人很多支持,极大地推动了广东诗歌的发展。

中山大学中文系教授谢有顺;

慧远是我最尊敬的几个广东文人之一。我认识他20多年了,和他有着深厚的友谊。我对他的死感到非常难过。

他给了我三个深刻的印象:第一,他待人真诚,没有空谈和炫耀,总是与人真诚相处。第二是帮助人们尽最大努力,他帮助了许多朋友和文学爱好者。第三,他的才华出众而内敛,他的艺术感特别好,他的评论简单而准确,他的诗博大而厚重,他在编辑时发现并促进了许多新人的成长。

他的英年早逝确实是广东文坛无法弥补的巨大损失。

诗人黄历子:

温慧远先生的简朴和善良是他朋友中美丽的典范,他的慷慨和同情心是我们经常谈论的生活基准。作为朋友,他是一个非常真诚的人,他的身体隐藏着儒家骑士精神的光芒。作为广东诗坛的前辈和老师,他支持了许多后来者,包括比他年长的诗人和作家。

在我早年,由于他真诚的鼓励和帮助,我进入了文坛。作为诗人和评论家,他是杰出的、杰出的和英雄的。他写的诗和评论渗透了多年的生活,具有个人风格和精髓,是灵魂的标志和灵魂的歌唱。他的文学风格总是散发着少有的干净、优雅、自觉和深情。

温·慧远作品

《更录书》:走向祖先的花园

他们从杨浦,或渔村码头出发。

向南,深入深绿色的海洋

季风到来时,去找你的祖先

祖国发现了——拥有最美丽海水和最热船头的地方

有许多美丽的岛屿,更多的环礁和珊瑚礁。

有泻湖,下面是火山口或珊瑚高原。

他们把船停泊在泻湖里,就好像它被拴在胡明湖上一样。

然后在礁板上潜水和游泳,采摘,割草和在网上钓鱼。

一切都像在熟悉的花园里耕作。

他们只是小心翼翼地充电,才能和他们一样。

直到下一个季风到来,才能忍受湍流

来自大海的礼物:海参、海胆、贻贝

精致的珊瑚、发光的玳瑁和老虎斑点蜗牛

有岁月,干燥的歌谣,风暴和月光。

他们知道海山地形和海槽的位置

水道、海洋和山谷的趋势。他们走了同样的路线。

走几代人用无数生命和冒险换来的路。

就好像只是参观就是散步。一代又一代

他们带着无限的虔诚传递了秘密海图

他们称之为“更录书”。里面的记录很有地方特色。

穿越或多或少的海上路线时,我们应该注意哪些礁石或漩涡?

他们知道每一步都必须谨慎,在遥远的大海中,每一次航行中

他们都独自骑了几千英里。他们都被未知的命运所左右。

但是一代又一代,永远不要选择放弃。她们..

遵守祖先的戒律,每年收获一次。

田地不能被遗弃,海洋也不能被遗弃。

远古祖先传播他们生命的地方不能失去每年的崇拜。

不仅是为了收获,也是为了

更新血液。烧香

这些航海家不是水手,而是渔民,只是前世的农民。

他们受到儒家文化的影响和当地想象力的限制。

一路上,他们没有听到汽笛的歌声,也没有美人鱼的传说

没有欧律比亚的故事,也没有弗卡斯的愤怒

他们只是严格地记录和修改,偶尔用当地的语调命名。

儒艮岛、八台沙洲、扁担礁、瓜子礁...

当海浪涌到墙上时,它就发生在那里

有长长的沙袋挡住了它。

它们与千里长沙、千里石塘联系在一起...

他们平淡、黑暗,像沉默的苦力。

像候鸟一样,它们年复一年地来回迁徙。

《更录》就像一盏明灯,照亮了他们内心的道路。

一代又一代,年复一年

他们带着决心去了,带着决心回来了。

仿佛一千年后

在实现两个字的路上:祖先

在回来的路上,我目睹了两个字:祖国

山西庙前的稻田

流水来自寺庙的后山,听不见溪水的声音。

看不到小溪的影子。用自来水冲洗

苔藓、苍白的岩石、黄色的树叶和砾石

大鲵看着它在寺庙前的清澈池里蜿蜒而下。

我停了一会儿,看了看寺庙的屋檐,听了听梵文的歌唱,然后转过身来。

涟漪从山门流出。

山下的稻田被水浸泡得清澈透明。

一个黑脸的中年男人像鹤一样站在中间

山坡上,休息的公牛正在轻轻地吃草。

池塘苍鹭出没在草地上。

梵文歌唱将清吉传递给蜻蜓的薄翅膀

他看着白云,又低下了身子。

耐心地插入成排的幼苗。

绿色的幼苗和稻田闪烁着白磷。

他脸上的汗水又黑又亮。

山坡上的水牛,山坡上的寺庙

流水来自白云深处。

清季的梵语歌声响彻天空

[记者]黄楚轩

[形象]黄力儿童提供

[作家]黄楚轩

[资料来源]南方No。南方报业传媒集团的南方客户~风格~业主编号。杜悦每日文化体育部

相关内容

Copyright©2003-2019 circa1930.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里目网 版权所有